從苦茶樹開啟的土地復興,苦茶油復興之路 2016.05.10


本文同步刊載於誠品《提案》5月 035 期

茶籽堂深入土地,以友善土地的方式契作苦茶園,攜手與農民開啟苦茶籽文化的新價值,傳承台灣美好的人事物,讓文化繼續發揚。

從父親手中接下以苦茶籽為原料的清潔劑事業,創立茶籽堂品牌的趙文豪總是說,這條路走來並非突然,而是冥冥中註定的,這幾年來在親近土地、回歸土地後,才了解台灣的苦茶籽產業具有不可取代的文化背景與經濟價值,同時也發現農業問題正面臨著很大的考驗。

過去的茶籽堂是製造業思維,單純的從事買賣與銷售,理工背景出身的總經理趙文豪,靠著一張能打動婆婆媽媽的好口條,成功把一罐看似平凡的茶籽碗盤洗潔液從北到南、銷售至全省 400 多間有機商店,直到金融海嘯後事業大受衝擊,許多有機商店被併購,茶籽堂被迫下架。趙文豪這才開始思考:「自己是誰?商品的價值是什麼?過去的自己只懂得洗碗精怎麼做,卻不知道苦茶籽從何而來?」這個看似挫敗的機會卻成為茶籽堂絕佳的轉機。

回到土地,找到問題
趙文豪開始走訪台灣苦茶籽產地、拜訪農民,去摸索了解土地的故事,也從一個為了賺錢的商人,開始願意為土地做事情。趙文豪發現台灣農業老化問題很嚴重,苦茶籽農民普遍年齡 70 歲以上,家中的第二代或是年輕人不願意回鄉接手農業,加上沒有妥善的管理及豐產品種之下,苦茶園也逐漸凋零及減少,甚至直接砍除苦茶樹不再栽種,苦茶籽成為許多農民優先淘汰或者廢耕的作物。再加上市面上的苦茶籽 95% 從大陸進口,為數本來就不多的台灣苦茶籽,根本無法與之競爭。

苦茶油復興之路
2014 年,茶籽堂更成立農業規劃團隊,開始記錄台灣的苦茶籽產業故事,制定五年以上的農業計畫,復育苦茶籽產業。此時趙文豪的經營理念不再只是停留在消費端,要賣好的產品給消費者而已,更是向上游擴張,從源頭開始保護產業。農業計畫主要為了保留已種值的苦茶園,更進一步新植樹苗,增加台灣栽種面積,同時導入茶籽堂規劃的栽培管理制度,提高農民的品質與產量,並用計算過更合理的價格來收購,讓農民能得到應有的報酬,而非用過低於市場的價格收購。目前茶籽堂的契作農場包含:新北石碇、宜蘭南澳、苗栗蓬萊村、台中新社、南投仁愛、嘉義阿里山,共計六個產區。

復育的過程中,趙文豪也發現,茶籽堂不只是在講一個苦茶籽復育的故事,其實也是在講整個台灣正在發生的事情。有些珍貴的東西,一旦失去就永遠回不來的,而茶籽堂位於各地建立的契作農場,也代表著台灣農業所面臨的各式問題。宜蘭南澳,老舊社區發展困難,將進行社區復興計畫;新北石碇地處水庫上方,要讓水源不被汙染,受到保護;南投及嘉義,進行水土保持與檳榔轉作;保留全台的老樹園,與農民契作來延續既有老樹園的未來。

種給下一代的禮物
年植樹節前夕,茶籽堂已經在宜蘭南澳種下 3,000 株苦茶樹新苗,並將逐年持續種植新樹,展開一場至少持續 20 年以上的苦茶樹契作復興計畫,最終初心只有一個,保留與記錄台灣的油茶文化。茶籽堂踏入農業,起心動念是來自於台灣這塊土地,是想要改善苦茶籽農業的各種問題,希望更多的年輕人能夠看見並加入,找回曾經興盛的價值;但是,對於已經高齡的農民們來說,他們則希望苦茶樹的復育是「種給下一代,為下一代留下一塊美好的土地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