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立電視台《文創LIFE》採訪報導 │ 2015.10.28


 
文創LIFE/舊物新設計!苦茶油轉型文創苦茶油變黑金|三立新聞台

唯有深入土地與苦茶籽產業核心,才能真正體會其艱辛的過程;但透過報導,我們可以藉著別人的雙眼,體驗這微小卻富有深刻文化意涵的苦茶籽。官方網站 www.chatzutang.com購物商城 shop.chatzutang.com

Posted by 茶籽堂 on 2015年10月15日

報導取自《三立新聞網
記者高毓璘/採訪報導

茶籽堂總經理趙文豪說:「當初我爸做出這個(苦茶油),我們都覺得這個傢伙瘋了!沒想到我現在靠這個吃飯,謝謝老爸啊!」他口中的「這個」是這一桶桶濃稠咖啡色,好像米漿的液體,靠近聞有股焦香味,這可是趙家的「黑金」不說,你大概以為是食物吧!這其實是洗碗精,更是趙爸爸疼老婆的心血結晶。

茶籽堂老闆趙志明說:「就我太太手的問題啊!富貴手啦!(有失敗過嗎?)我就一直做,做了給別人試用,讓人家試到覺得 ok。」趙爸爸做清潔用品是老經驗了,只是以前做的是化學洗劑。為了保護老婆的玉手,覺得還是老祖宗的智慧好,決定遵循古法,用苦茶油做清潔劑,不傷手、又環保。

趙爸爸說這是茶餅,是用舊的機器榨成,現在新的是小小的!這是使用古早機器,把整桶茶籽壓下來而製成的。早期用的茶餅只要加水煮沸,一樣能起泡清洗,只是塊頭大、保存麻煩,又容易油水分離。趙爸爸想著把茶籽磨成粉試試看!「粗粒的要過濾、細的留下來做,外面一般用的苦茶粉都是粗粒,用了容易塞水管」,所以一般的苦茶粉要怎麼用呢?趙爸爸接著說,其實就是(苦茶)粉加水,攪完就直接拿來洗碗,因為裡面已經具有清潔能力了!既然是古早味就要純天然,乳化劑特別選用金黃透明的阿拉伯膠。趙文豪解釋,這種膠很貴,有沒有在外面買過一種飲料?說有添加膳食纖維,就是這個,很多藥品、巧克力都會用這個,拿來當糖衣。

先煮沸之後,裡面會有一些細菌,滅到安全的數值以內,加滿了鹽巴以後,細菌滋長率不會超過某個界線,就不會壞掉,這就是防腐的概念。趙文豪說:「對!就是用古老的方式,所以我爸爸當初在研發的時候,就是以一個製作食品的想法和概念去研發」。這要靠手工,有什麼好處,對手不會怎麼樣,到水裡會分解掉,一般最簡單的都要加防腐劑,防腐劑到水裡面就完蛋了,河川都完蛋,河川都會變黑,重金屬太多。

材料越單純越好,就算成本高也無所謂,材料混合拌勻,加熱到 100 度,起了好多泡泡,既然要守住傳統,趙爸爸堅持自己噴水,當人體消泡機,不這麼噴等等會滿,泡沫會太多,不加化學消泡劑,就是這麼費工。靜置一天之後,一打開 ㄉㄨㄞ ㄉㄨㄞ的,還真像黑糖糕,這又該怎麼保存呢 ?趙文豪說:「這個的鹽巴是加到飽和的濃度,原理很簡單,就像老一輩放在床底下的甕,醃漬的概念。我ㄧ開始跟他說,這不會賣不要做」。

趙文豪:「小心你的手啦!」趙爸爸:「不會啦!」趙文豪:「你什麼都說不會。」既是父子、又是伙伴,這兩個大男人在工廠裡超愛抬槓,不管工作多辛苦也總是笑咪咪的。趙爸爸說:「很好玩,就是我太太這樣,我就來做,做到 ok 就繼續做,感覺也是很好玩,呵呵!」在拍攝過程中,趙爸爸一直很嗨!看得出來他很樂在其中,那文豪呢?其實當年他只是個愛跳街舞的大學生,入行之路算是個美麗的意外。

趙文豪:「我ㄧ開始希望大學畢業之後出國學英文,沒想到 21 歲被退學,那個時候我逼不得已,必須回來學做業務」,知道自家產品天然,推銷好產品對活潑的文豪來不難,但苦茶籽到底好在哪裡?卻是一無所知。懵懂了四年,直到 2008 年金融海嘯,公司營運低迷,他醒了。

趙文豪:「我怕手滑,等一下刀子飛出去。我來這邊很多次啊!回去整個都過敏,因為這邊都會有蟲啊、汁液啊、草的毛啊,那些都會讓你過敏,現在比較免疫了。(苦茶籽)這屁股已經裂開了,10/10 來的時候,這些可能都已經掉下去了。只要一裂開之後,本身裡面就乾掉了,乾掉就掉下來,掉下去就會發霉。」平常走型男路線的文豪,一秒變身農夫,蹲下來鋤草、抬頭摘苦茶籽。苗栗南庄這座苦茶園,是他第一處走進的田野,體認到只有真的了解土地,才能說出好的故事。

現在有油了嗎?趙文豪:「這已經有油了!我只是在聞聞它的風味,有點蘋果的。」這樣咬開就會有味道了喔?趙文豪:「對阿!重點是超苦的。」你第一次怎麼會想用嘴巴咬?趙文豪說:「你想想看、摸摸看,我先拔一顆給你,來!你有辦法撥開嗎?」主播高毓璘試著剝苦茶籽,啊搭~哈哈不行,很硬耶!真的超硬喔!這是小果,只佔台灣產量的百分之ㄧ。「我看看,大力一點不用怕,頂多吃下去,有沒有澀澀的感覺?」趙文豪說,主播高毓璘親自體驗:「有點後勁耶!有蘋果的味道嗎?沒有啊!哈哈哈哈~」。圓滾滾的苦茶籽只要屁股爆開,就代表熟了,一撥開像龍眼乾似的,風味呢?果真苦的很,但更苦的在後頭。

茶農李鍾翠花說:「農民辛苦在哪裡?像這樣這就採收一些」,趙文豪說:「重點是高的啦!高的要用鉤子拉下來,這也是台灣另一個的問題,沒有做矮化的處理,就是栽培管理不懂矮化,只要矮化之後,很多人都能採。你知道這有多費工了,太小顆我們不會採,都是人力一天 30 斤,30 斤大概榨三罐油」。李大哥的苦茶樹園四分多地,有 200 多棵樹,無毒栽種一年一收,往年只靠李大哥夫妻一點一點的採集,自從文豪加入契作,茶園多了幫手,也更熱鬧了。

李鍾翠花說:「我們剛開始種的時候,我就有構想,油我們自己可以吃,朋友親戚都可以吃。但是那個茶餅,可以作肥皂清潔劑,以前我阿嬤的衣服,也都是這樣洗,洗得很乾淨啊!他來的時候,我有想把整個樹賣掉,因為我做累了,他說不要啦!不要賣啦!」茶農李新進也說:「第一看到人很帥,真的年輕有為、肯上進的孩子,所以我們就支持他,我本來這個要廢掉了,他來講一講,想有緣就一起來做。」他說你們像農場上的父子唷!「有?有像嗎?YA~」

吃米當知米價,感受到其中的辛苦,文豪才真正了解為何苦茶油那麼貴,更懂得爸爸體貼媽媽的那份心。趙文豪:「採苦茶籽比我想像中困難多了,以前買苦茶油只覺得貴,自己採覺得完全不一樣」。他接著說:「希望契作、希望他們(李大哥)可以傳給下個世代,一開始就像我們老師,久了之後我們跑更多農場,產學合作之後,現在對樹的栽培管理,有沒有生病都很清楚」。

深入產地後,文豪發現台灣其實很多廢耕農地,是有條件能種苦茶樹的。於是他開始到處奔走,和農民談契作、收購茶渣、代銷苦茶油,一手主導公司轉型,開始經營品牌。趙文豪說明:「一個品牌主要的概念是我們要改變什事情,像我們要改變的就是台灣農業,希望可以把苦茶文化發揚、繼續保留下來,這個精神是會感染很多人。現在商品很多,我在跟別人比你的好用,還是我的比較好用,95 和 96 分沒有差了,大家支持的是是不是真的有在為土地做事」。

目的在翻轉台灣的苦茶文化,但好的商品也需要好的行銷,特地請師傅製作板畫印製在包裝上,讓產品擺在通路更加吸睛。趙文豪表示:「台灣以前都著重在內容物,但對我來講,我們更重視這商品擺在家裡是不是氛圍也好、格調也好、它的品味也好,朋友來的時候,你會擺在明顯的地方,這就是商品成功的地方」。誠品 EXPO 代表吳偉豪認為:「包裝很有特色,在產品開發上會設計旅行組啊、禮盒式商品,對送禮的顧客來說是非常好的選擇」。

光在台灣有知名度還不夠,文豪很有野心,希望讓老一輩的智慧行銷到全世界,怎麼做?他說暫時是機密,但可以看到的是,這位七年級生如何從原點開始努力,讓茶籽文化活躍於你我的生活之間。

採訪撰稿 高毓璘
攝影剪輯 劉若媺
音樂提供 音韶唱片

原文連結 
http://www.setn.com/News.aspx?NewsID=100049&PageGroupID=11&ProjectID=714